IMG_6251  

圖片:【野樂茶】茶包商品的打樣形態

 

 

 

台灣的紡織業並沒有一貫作業廠,儘管同樣名為紡織廠,但廠與廠間的作業內容可能大不相同,各紡織廠在整個分工體系中各為作業單位,日前我拜訪的樹林紡織廠,只提供針織設備及技術生產,針織的棉紗原料,要另外的協力廠支援。

 

這種作業方式很麻煩,單是為了生產一批布料就要跑幾個地方,但這種麻煩卻是紡織廠具有少量多樣的製造彈性的原因,也成了我生產茶包棉布的空間。

 

協助我生產有機棉紗的紡織廠位於台南。

 

台灣的棉花產量稀少,況且有機棉花,此次為了製做棉布茶包,考量包材安全性及穩定供應的現實條件,我以自主生產代替購買市面的有機棉布,台南的紡織廠任務有二,其一是將印度進口的有機棉花抽絲,棉花抽絲後會捲為181.44公斤重的大粒頭,其次為了配合未來上機紡織加工,這顆大粒頭會再分捲為120顆的小粒頭,才送往樹林廠,另外,我根據先前樹林針織廠提供的不同支數的棉布去試作茶包,比較沖泡效果後,棉紗的粗細設定為四十支。

 

隨著120顆有機棉紗小粒頭被送到樹林針織廠,接下來的步驟是棉布打樣。

 

打樣乃設計的基本動作,要不厭其煩,這是我在之前生產陶罐及木盒後養成的習慣,有些我們以為理所當然的事,但實際執行出來會跟構想有落差,原因大都出在細節,細節是精緻度的調整,往往決定成敗,打樣是對細節的觀察。

 

蘇迪勒颱風登陸的前夕,我從樹林帶回了打樣出來的棉布,心情雀躍,這幾乎已是標準包材了,總覺得兩個月的準備作業即將收工,我將金萱紅玉青心大冇及青心烏龍等品種的條索狀紅茶,做成團狀準茶包樣態,研究不同品種紅茶做成茶包的外觀差異沖泡的茶質釋出效果滋味程度,我已產生趕快結束這個階段工作的心理,也因此,一直覺得棉布應該是沒問題的,但不知道哪裏出錯了,棉布茶包沖泡出來的味道跟茶壺沖泡原片的味道有些不同,不夠純正,我檢視了半個多月的時間,最後發現棉布隱約有種雜味,紅茶受到這個雜味干擾了……

 

按照預先擬定的工作方式,棉布織造完成就是茶包的直接材料,因此為了確保乾淨衛生,會在大鍋爐中以沸水滾洗消毒五小時,其後脫水燙平整理,不使用精煉劑定型劑平滑劑漂白劑及螢光劑等任何化學藥劑,我跟針織廠老闆在出乎意料的插曲中檢討雜味沾附的原因,決定徹底洗淨大鍋爐,才滾洗織造的棉布。

 

九月初,整批有機棉布生產完成。

 

棉布的製成品為淡米白色,撫摸時可以感受到布料的柔軟與溫暖,我嗅聞著棉布的氣味,很天然,清爽舒服,沒有一絲雜味,之後做成茶包,沖泡時的茶質釋出效果理想,紅茶的滋味不受干擾。

 

只要投入心力總是可以履險為夷的。這次我借助了台南及樹林兩地的紡織廠的技術經驗,順利地生產出有機棉布,這批布料將成為【野樂茶】未來製做茶包商品的核心包材,過程雖有迂迴,但我們逐步向前,在前方等待的是更遼闊的遠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農主意

小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