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盒與腰帶2.jpg

圖片:【野樂茶】茶山太極。

 

 

舊世紀末年,大地動搖,蓬萊仙山迸裂,數地隔絕於人間而成天險,人跡難至等同異域,過數年,小獸進出另辟蹊徑,山嶺間方勉強有交通可言,我因尋茶前往仙山探險,十年光陰,多次往返,識風土,識民俗,識物產,識飲食,每每茶餘飯後便與眾人述說經歷軼事,今略記當日蠻荒所見所聞。

 

初入仙山,雨勢磅礡,激如箭矢投射,時值大暑,草木間多有蚊蚋騷擾侵襲,雨歇,繼續往東,天地氤氳,遠方雷嗚空響,彷彿混沌初開的太極,我在狹徑薄霧堆積處遇一耆老,他見我來熱絡,問我來自何鄉,何去何從,老者世居異域,訪友畢,於返家途中在此小憩,雖佝僂持杖,聲音宏亮,見多識廣甚為博學,我趁機請教此間茶事。

 

他說,世事莫測,萬物變化多端,譬如此地群山看似峰峰獨立,實則因地起伏牽連相關,丘壑草木也是同理,每棵茶都有滋生的因緣,若問仙山茶樹,十步之內必有芳草,無不珍貴,但稱名物,則非紅玉、金萱、大冇、烏龍等四株莫屬。我接口問,卻不知四株名物生於何方?他回答,生於四國,見我不明白,又說,大地震盪後,蠻荒部落連年征戰,兵連禍結,弱肉強食,至今邦國林立,舉其縈縈大者,有東西南北四大國。

 

東之國為群山環繞的湖潭之地,最著名的地標不外乎九蛙柱,自古潭澤東岸有蛙族聚居,稱為水蛙頭,其後蛙族勢力日益龐大,遂於大地震前夕立國,並用疊羅滿方式將九隻石雕青蛙疊立為柱,以「九蛙疊像」祝禱國祚綿長,豈料震後天地異變,山林梟雄入侵,蛙族與角鴞族爆發戰爭,角鴞族向以蛇鼠為食,蛙族更難敵尖喙利爪,鏖鬥數日即丟盔棄甲潰散逃命,除少數仍藏匿水澤,不得已只好離開故居。新世紀元年,戰爭落幕後的東之國湖潭邊岸長出一種喬木,相傳乃百年前海外異邦流入本土的茶果與蓬萊仙山土生土長的茶樹雜交的新種,其葉碩大如掌,葉緣似潭水波浪起伏,採摘揉捻成茶,水色瑰紅,香氣撲鼻,滋味醇厚帶有薄荷涼性,飲者提神醒腦,蟲族將之進奉角鴞族,習居林野的角鴞大喜,以此新木為吉兆,取名「紅玉」,視為鎮國之寶,世代守護。

 

而被角鴞族驅逐的蛙族,便順著湖潭水路向下游遷徏,流亡到水路迂迴的一處紅土坡,此地乃蠻荒秘境西陲邊疆南北縱走丘陵之末,平緩的嶺勢在此拔起,昂揚擺首,有吞雲吐霧的氣象,這裏是西之國,那日,但見獵蛛追捕浮塵子,長途拔涉的蛙族飢腸轆轆,長舌吐吶,也不多想便收蛛果腹。原來大地割裂之後,西境荒廢,草木盡成野生,卻因毗近人界,鮮少走獸,於是蟲族撲天蓋地而來,據為樂土,但蟲族間也會互相征戰狩獵,獵蛛就是浮塵子的死敵,為了剋制蛛族,浮塵子決定引蛙族入棲息地定居,那裏荒煙蔓草,遍野生長了名之為「金萱」的灌木,此樹甚奇,芽嫰部位經浮塵子叮吮即生甜香,若製為茶,滋味如蜜,浮塵子將此物贈予蛙族,以示兩族共好,永結同心。

 

南之國是蓬萊仙山的最高峰西側延伸出的支脈山彙總稱,崇山峻嶺層巒疊嶂,其中兩山如大小塔並峙,終年嵐霧纏繞,百獸橫行,喚為神山。地震後九年,天降暴雨,連月不絕而成洪峰大水,久眠神山的遠古巨鰻甦醒,巨鰻乃土石孕育之精怪,出土後排山倒樹,見飛禽走獸莫不吞噬,頓時天昏地暗危阨凶險,正當生靈走避,卻有野豬以蹄掘穴,先洩去洪水,再砥礪獠牙,討伐擱淺於冷杉森林的巨鰻,纏鬥三日夜,怪物力竭身亡,從此野豬族成了南之國領主。那處戰場,鰻怪精血撒落處日後生出矮木,樹勢強健,紮根七尺,葉緣細密尖銳如鰻齒,不畏走獸穿行踐踏,如採嫰葉製茶,有漿果香,鮮甜甘爽生津止渴,有識之士莫不嘖嘖稱奇,以為神山寶物而稱之「大冇」,惟當地亦有蛇族,蛇乃巨鰻遺子,為山豬世仇,日夜盤伏於森林底層的枯葉,凡不慎誤蹈而遭咬吻,百步必亡。若問南之國如何前往,其入境處煙嵐飄忽,安置一塊山豬界石,可細心辦識。

 

北之國偏遠,群山似土地樑柱,巍峨高聳直入雲霄,一川水從天垂降,於蜿蜒處日積月累沖刷出三角扇,新生地肥沃,長出焉紫陀紅的梨蘋桃李,果物汁液乃蟻族的膏腴瓊漿,於是蟻族就在樹根與枝椏築巢,把這裏佔了。此地倚山面水,有天然的藩籬防禦,除了飛鳥,少有外族,然而大地迸裂之日,山川搖憾,驚濤駭浪,水族瑟縮恐怖莫名,水深之處忽有烏鯉竄出,其卸去剪尾,化鰭為肢,一躍上岸而成鯪鯉,披鱗戴甲貌甚勇武,鯪鯉擅長土遁術,扒土穴居,晝伏夜行,神出鬼沒如地中遊龍,樹上的蟻族便叫牠穿山甲,以為分居樹土兩不相害,誰知某月圓夜,穿山甲爬到樹上,搗破蟻窩,以舌捲食,一夕間蟻族覆滅。穿山甲奪了北之國後,凡穿行處便成鬆軟陵丘,不久有樹苗萌冒,枝條細軟,葉背著生有如穿山甲腹間的茸毛,待茁然成樹,採製為茶,因浸濡梨蘋之鄉的氣息,滋味甜稠細膩,散發花果芬芳,這就是眾所皆知的北國「烏龍」。

 

此四茶生於荒野,具足因緣,遂成當代傳奇,似紅玉,起自震後凋敝蕭瑟之潭澤地,浴火新生,乃不屈不撓,似金萱,為蛙與浮塵子的連理木,兩者締盟,乃互惠共生,似大冇,鰻怪大而無當,肆虐山川,自取滅亡,乃物極必反,似烏龍,蟻與鯪鯉相生相剋,一物消必有一物長,乃枯榮無常,故得知仙山名物,可品滋味,可滋養心靈,可開啟智慧。

 

老者說完,我緘默以對,不知從何說起。早知鄉野多鬼怪,但如此異想天開無稽之談卻聞所未聞,不過權當彼此說笑又聊勝於隻身趕路苦行,我頷首示謝,他知我不信,也不介意,擺手哈哈大笑,笑聲迴蕩的山谷跟著傳來不知名禽烏的鳴叫,或短促連續,或低沈如弧,一來一往彷彿應答,老者戰慄,坐立難安,與我再敷衍兩句,說道,好友後會有期,倏忽縱身跳入溪谷,我瞠目結舌,只見那人身化為蛙形,浮游於湍流,一會兒工夫便不見蹤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農主意

小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