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粉圓花7  

圖片:彰化二水鄉八卦山麓的山粉圓

 

 

 

因為山粉圓,我認識了茆木聰先生但山粉圓並不是他唯一的農作物。

 

茆木聰先生的田地面積約四分半,以三公尺高度的落差,在山麓帶分為上下兩層,下層的田地較單純,除了農舍及用來養殖綠頭鴨與竹雞的搭棚,土地上為一片白柚林,另有幾棵荔枝及龍眼樹,而上層的田地,中央區塊種植山粉圓等一些藥草特用作物,藥草的種類廣泛,田地周圍栽培枇杷、酪梨、蓮霧、火龍果、鳳梨與咖啡等。

 

果樹與咖啡是這位鄉下農人的基本收入來源,他也是甫成立不久的二水鄉咖啡產銷班的成員,相對的藥草只是興趣。

 

我問這個興趣是怎麼開始的山粉圓子做成的冷飲是很受歡迎的消暑品當初怎麼會想要種植山粉圓呢他回答,原來早在他父母的時代,田裏就種著山粉圓了,而且更早以前山粉圓就長在這邊的山坡,那時這裏長著許多「青草仔」,山粉圓只是眾多青草仔的一種,他承接父母工作,因為是上一代留下來的,於是就自然而然地繼續種植。

 

簡單地說,山粉圓是藥草,民間傳統認為山粉圓的植株成熟,採其根莖曬乾,再以一定方法熬湯服用,有助於胃腸健康,這是原始的栽培用途,因這種作物整棵都可利用,既然採收山粉圓的根莖了,便順帶採收山粉圓子。

 

他也向我介紹田裏的其它藥草,藥草乃具藥理作用的草本植物,其用途不外乎改善血壓或痛風,有的用於春青期男孩「轉骨」等等,我感覺的出來,茆木聰先生對於山粉圓的態度,與其說是製作涼飲的作物,還不如說是可以賣給青草店或有需要者的藥草,更為務實。

 

我蹲下來觀察研究,春天的山粉圓仍長的很矮小,幼株與薄荷相像,不必揉搓葉片,只需湊近即可聞到一種涼性與九層塔的混合氣味。

 

茆木聰先生注意到我的動作,從旁解釋,山粉圓是一年生的植物,現在看起來矮小,但一進入夏天就會飛快成長,莖部也會快速地木質化,並分展出許多細的莖枝,等到中秋節,約長成近兩公尺的高度,會開出紫色花朵,十月中下旬結子,最後自然乾枯。

 

他走到田地邊緣,果樹下堆放著一束束山粉圓的乾枯根枝,他稍加翻動,要我看看細枝上的乾燥花托,山粉圓子就是從這裡取得的。

 

接著,茆木聰先生又站到山溝旁的石堤,他說,到了十月,這個季節的天氣都不錯,田裏的山粉圓逐漸枯死,他會割刈下來紮成一束一束,放在山溝旁的石堤空地接受陽光曝曬,讓乾燥度更足夠,一兩日後,山粉圓子會很容易掉出花托,此時他會在其餘空地舖上大帆布,將一束束乾燥的山粉圓敲打於帆布上,然後收集敲下來的山粉圓子,這就是初部的採收;當然,剛採集完的山粉圓子會參雜著枯葉、枝梗與花托等雜質,必需加以人力剔除,這部份的篩選整理最費工夫。

 

我在田裏忽然發現有極少數的山粉圓開花了,但現在不是才四月嗎?茆木聰先生說是季節錯亂的緣故,正常的山粉圓,現在都從土裏長出來不久,高約十公分,那幾棵山粉圓顯然長到膝蓋高度,甚至提前開花,是不正常現象,這些山粉圓雖然也會結子,但他不會採收。

 

我又問,那山粉圓要怎麼種,通常是哪個月份播種?

 

茆木聰先生回答,因為種的是藥草,他希望田地可以貼近自然,讓藥草的生長環境融入山區,就像植物結子後會自然掉落地面,採收山粉圓的過程,總會有一些種子掉下來,所以從以前到現在,這塊田從未人工撒子播種,皆是秋收過程自然掉落地面,像野生一樣,來年隨著季節長大。

 

而既然要維持環境的天然,根本上也不會去用農藥,原本山粉圓本身乃帶有野性的植物,有些像薄荷的氣味,較沒有昆蟲侵害。

 

茆木聰先生覺得包括山粉圓等這些草藥,正因天然地長在山裏才能形成效用,他維持著本來的山區環境與草本生長的規則,沒有引接水源,田裏的藥草只有雨水灌溉,但為了保持地力,每當秋末山粉圓採收結束,他會把山粉圓較細瘦的莖株平舖在田裏,讓土壤分解草本,產生腐植質養份,同時也可避免雜草氾濫,他平日管理的重點,只在山粉圓幼株階段的拔草,別讓野草吞沒了

 

山粉圓田的外圍種著一些鳳梨,茆木聰先生走過去,撿拾起幾枝鳳梨葉片,他告訴我附近有許多獼猴,因為是保育類動物,猴子越來越多獼猴們成群出沒,經常跑到他的田裏採摘水果,有時好奇,也會把鳳梨的嫩葉一枝枝抽折出來,但牠們不吃葉子,只是無端造成農害

 

除草工作告一段落,我們從田裏走回山腰入口,踏過平舖著山粉圓莖桿的走道上,響起悉悉刷刷的聲音

 

茆木聰先生的農法從未講到科學,但他懂得種植的道理,他接手前人工作,將不知多少年來就長在山坡的山粉圓與藥草繼續栽培下去,農作物的栽培要「適地適種」,土地上長出的東西都有它生存的道理,去維持原來的生長條件,作物的品質與健康自然會得到好的發展,這是他栽作山粉圓的心得與原則。

 

黃昏,山麓地帶可以看見蜿蜓向前的濁水溪。

 

茆木聰先生對我說,其實山粉圓與這些藥草不能增加他多少收入,種這些就只是興趣,隨著近年來的土地開發,以前常見的青草越來越少了,甚至不知去向,都是可惜的事

 

我們騎上了摩托車下山。

 

彰化平原低垂著橘紅色的落日,矮小的房子交織於綠色的稻田之間。

 

其實將野生的山粉圓引入工栽培的探索,無異於早期人類與蠻荒植物的互動,從野生到農作,乃發掘適種品種的過程,稻麥等眾多農作物都是這麼來的,這種野性的教養,為農業文化不斷地累積深度。

 

那麼這種深度,具體地說,能為地方帶來什麼樣的價值?

 

農產品可以發達產業,可以賦予地方印象,於鳳梨酥聲名大噪之前,名聞鄉松柏嶺的茶葉與員林鎮百果山的蜜餞也是八卦山脈地區的知名農產品,不過,八卦山北起大肚溪,南抵濁水溪,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跨及彰化及南投兩縣共十個鄉鎮,是不是有更多的地方可以透過其它農產品的詮釋,去形成新的產業生命,讓鄉鎮面貌更加深刻,足以耳目一新……。

 

離開二水,我想著以前八卦山麓遍野的山粉圓,一種為土地振筆疾書的生動畫面

 

 

土壤  

圖片:彰化二水鄉八卦山麓的山粉圓田土質為黃壤

 

山粉圓田2   

圖片:彰化二水鄉八卦山麓的山粉圓田之一

 

山粉圓田13  

圖片:彰化二水鄉八卦山麓的山粉圓田之二

 

山粉圓5  

圖片山粉圓的葉子帶有薄荷與九層塔的混合性氣味 

 

山粉圓8  

圖片山粉圓植株的形態

 

DSC01387  

圖片山粉圓成株的莖桿木質化

 

DSC01405  

圖片山粉圓子掉落後的花托

 

山粉圓田8  

圖片:進入田地的走道平舖著山粉圓莖枝 

 

鳳梨  

圖片山粉圓田外圍的作物-鳳梨 

 

咖啡1  

圖片山粉圓田外圍的作物-咖啡 

 

茆木聰先生12  

圖片:彰化二水鄉八卦山麓的山粉圓農茆木聰先生

 

, , ,

小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