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2724   

圖片:花東縱谷紅茶與松柏嶺紅茶共同充實了蜜香系紅茶的內涵。

 

 

 

提到蜜香紅茶,其實要說的是小綠葉蟬的故事。

 

小綠葉蟬(Jacobiasca Formosana) ,又稱浮塵子,體型不超過3公厘長度,喜歡溼熱的茶園環境,夏令芒種節氣前後是其繁殖的高峰期,這種以叮吮茶樹芽嫰部位的汁液維生的小昆蟲,會造成嫰葉青黃不接的褐紅色斑,並讓芽葉萎縮捲曲,嚴重時甚至脫落,因此向來被茶農認為是害蟲。

 

實際上小綠葉蟬並非百害無一利的昆蟲,牠對茶葉的叮吮作用俗稱「著涎」,意思是茶葉沾到小綠葉蟬的口水,能促使茶葉產生蜜香物質的前趨體,因之導入本地茶園管理與茶葉運用的時間甚早,首見於廿世紀初期。

 

當時北埔峨嵋一帶的茶農發現,採用小綠葉蟬叮吮過的茶樹嫰葉為材料,製成品帶有奇妙的蜜香滋味,便以白毫烏龍為雛形,發展出重發酵的「膨風茶」,到了今天,膨風茶已是桃竹苗茶區的特色茶種,當地茶農以一芯一葉等級的青心大冇加以重發酵製作,條索形態的乾燥物帶有白毫,茶湯呈香檳色澤,口感稠實,擁有飽滿的果蜜甜香,深受西方人喜愛,也被譽為「東方美人茶」。

 

幾乎是一整個世紀,這種綠色小昆蟲對茶葉品質的影響,一直侷限於部份茶農的實務認知,在原理不明與可靠性未被證實前,並未為廣泛的茶農所運用,這種狀況,遲至新舊世紀的交替才有改變。

 

1999年,茶葉改良場台東分場於「小綠葉蟬危害茶菁製造試驗」中,開發出蜜香系茶葉商品,並開始在花東地區推廣,小綠葉蟬的著涎作用能提高茶葉醣醇含量終獲得證實。原本台灣高山茶崛起後,花東地區的烏龍茶受到巨大打擊,再加上中國及越南茶滲透國內市場,整個地方產業奄奄一息,蜜香系茶葉的出現有如久旱乾霖,為當地的茶農帶來活水生機。

 

花東縱谷的茶園主要分佈於舞鶴台地及鹿野高台,青心烏龍、大葉烏龍與金萱是主力栽培品種,阿薩姆茶種也有少量種植,蜜香系茶葉推廣後,茶農採用小葉種大葉烏龍製作紅茶,大葉烏龍是台灣日治時代選定的四大品種之一,其製作技術融入了烏龍茶的構想,水色琥珀,散發傳統烏龍茶的香氣,茶湯的甜潤度夠,這項新型態紅茶的風味跟日月潭阿薩姆系大葉種紅茶不同,於是蜜香紅茶有效地建立了商品區隔,很快成為製作的主流。

 

花東縱谷蜜香紅茶取得市場的成功,為向來生產烏龍茶的低海拔茶區帶來了光明的希望,茶農開始思考著從烏龍茶改製紅茶的可能、小葉種茶樹與紅茶適製性的關連,紅茶的製作方法……,而尤其重要的是要怎麼去運用「蜜香紅茶」的商品概念,蜜香紅茶淺顯易懂,直接導入香甜好喝的茶飲價值,再加上小綠葉蟬的故事性傳播,形塑出茶園生機篷勃的印象,消費者能夠朗朗上口並非偶然。

 

差不多的時間,台灣中部的茶農也留意到了小綠葉蟬。

 

新世紀初,九二一地震災區的鹿谷茶農,於荒廢茶園發現小綠葉蟬的蹤跡,茶農採收了飽受小綠葉蟬叮吮的青心烏龍茶葉製作,結果湯質帶有荔枝果香,甜度出眾,因有別於傳統鹿谷烏龍的滋味,後來被命名為「貴妃烏龍」。

 

蜜香的概念,到了鹿谷鄰接的松柏嶺茶區,有了嶄新的延伸。

 

台灣最大的茶區位於南投縣名間鄉,名間鄉的茶園面積為2260公頃,比起嘉義整縣的栽培面積1800公頃還大,其茶園又以八卦山脈末端海拔高度四百公尺的松柏嶺最為集中,最具代表性;松柏嶺茶區栽種的茶樹品種包括金萱、翠玉、四季春、青心烏龍、武夷等極其多元,多樣性的品種現象說明松柏嶺得天獨厚,氣候與土質極適合茶樹生長,但從另一個角度理解,這個茶區早在1955年左右便出現半球型茶葉商品,是台灣最早發展半球型烏龍茶的產地,然而1974年農林廳設立的「高級茶生產專業區」位於鹿谷,之後又受到高山茶的影響,當地烏龍茶價跌落谷底,製茶產業前景不明,於是茶農投石問路,拼命栽培不同的品種試探市場機會,而九二一地震後,茶農也應勢發展有機栽培或自然農法,又從農法自謀救濟。

 

這種摸索也包括烏龍茶以外的紅茶開發。當花東縱谷的蜜香紅茶開始風行,松柏嶺茶區正投入於小葉種紅茶的研製,並從日月潭茶區就近引入生產設備。

 

松柏嶺茶區的茶農,採用具代表性的新品種金萱製作紅茶,金萱應用於部份發酵的烏龍茶,香氣表現較為單調,一般評價湯質的飽滿度不如青心烏龍,然而配合小綠葉蟬農法改製紅茶,卻能產生白色苿莉與蜂蜜的混合性香氣,而也因使用生產紅茶的標準設備,揉捻與發酵度徹底,湯質紮實,蜜甜醇和,搖身一變為紅茶市場的尖兵,以蜜香紅茶的另一種形態出現。

 

正像1990年代高山茶與鹿谷烏龍茶的競合,兩者於烏龍茶系領域縱馳交鋒,引起消費者的注意與興趣,結果共同擴大了烏龍茶的市場,花東縱谷及松柏嶺茶區的紅茶,雖然分別採用大葉烏龍與金萱品種,依設備工序生產出不同的風味,前者連結鹿谷烏龍茶的香氣甜度,後者則接近東方美人茶的滋味口感,但這種對比,卻在小綠葉蟬躍動的因素下,充實豐富了蜜香系紅茶的內涵。

 

這是一個貫穿百年時間的主題,以小綠葉蟬的故事為軸,建立茶葉商品的核心價值,蜜香紅茶並非單一茶種,花東縱谷與松柏嶺茶區看似兩種路線的製作風格,正以分進合擊的方式壯大蜜香紅茶的體系,這種運用也能在三峽及宜蘭的玉蘭茶區發現,甚至隨著國內紅茶市場的水漲船高,高山茶區也進入了這個領域。

 

蜜香紅茶得已躍上紅茶舞台,乃集結了百年來的茶葉經驗與研究大成,並非出自偶發的靈感,這種深沈的基礎足以架構出龐大的體系,成為台灣紅茶裏舉足輕重的一環。

 

小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